2014年4月25日星期五

記憶拼圖

 

趙式芝

趙式芝是個很有擔當的美麗女子,問題就在於她美麗的心。這麼一個應受群男拜倒於石榴裙下的女子,卻偏要選擇另一個外表平凡的女子做她的「妻子」,她父母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
要是她長得很醜,樣子也男性化,大眾的反應就不會如此之大。然而她一一承受了,乾脆跟她的愛人結婚。她的爸爸趙世曾出自名門望族,亦是個情史很多的風流公子;她的媽媽姚煒則是著名歌影藝人,十分吸引男士;光是她父母本身的新聞已讓這個女兒不易做了。何她的父親並沒有跟她的母親結婚,她是跟母親長大的,並非生長在一個溫暖的家庭之中,父母亦再沒有什麼交情,只有滿紙新聞。母親哀泣於小時貧窮,沒機會念到足夠的書,要做歌女為生的身世中,有個好女婿就是她最大的冀望和安慰,可是沒有,傷痛失望是可以了解的。

父親趙世曾壯年時可稱香港第一美男,不但他愛看女人,女人也愛看他。他的伴侶換過無數次,結果都是他要兒女而不要兒女的媽媽。他曾跟我說﹕「我告訴母親我不會結婚的,離婚要分一半家產給前妻。我的母親同意我不結婚的。」他沒有騙過女人,只是女人不相信他真的不會結婚。

在這麼的一雙父母影子底下長大已經不容易,Gigi沒有精神失常已夠堅強的了。曾說她﹕「You're the victim of circumstances?」她說﹕「I'm the product of circumstances.」問她﹕「在外國讀書時你周末做什麼?」她說﹕「洗碗洗碟做雜工,不然不夠零用錢。」這個周末要做雜工的學生,是揹富家女的名堂的,她哼都不哼的囫圇吞下肚子裏了,又是擔當。

不久她會出版一本書,很率真,看得出她如何維護父母和她的另一半。要不是她是女兒,她就是個很獨立很有擔當的男兒,娶個女子圓滿結婚。為什麼不能回歸到「愛」這一個字上頭?有些女子終身不戀愛只愛小貓小狗,有些夫妻會離婚,沒有說一男一女結了婚便一定不會離婚或結錯了的;所愛的小狗死了便不可以愛另一頭新的。一切都是「變」和「愛」,只道青苔過雨風簾定,天判芳辰。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4月24日星期四

煲戀愛




戀愛,不要問價錢,有一雙很配襯的男女拍了六年拖,男的起初提過結婚,女的吊兒郎當,心下答應了,卻沒催他結婚,那是她的疏忽。很多拍拖拍了很多年的男女會突然分開,每每男的在一兩年後便娶了另一個女子。所以,當你所愛的男人提過結婚,你便盡快跟他結婚吧。
若然他提結婚時他倆都是三十歲,六年後她是個三十六歲的女子了,不再青春,而他卻是三十六歲的男人,正踏上男人最吸引人的年齡,吃虧的一定是她。
分手前他問她﹕「我送過一輛四十萬元的汽車給你,這到底算多還是少?」她沒有回答,她不懂。因為對上的一個男朋友,她送了一輛平治給他。一輛平治跟一部四十萬的日本車比較,當然是四十萬少了。她不想說少,也不能說太多,終於答不出來。她是笨在數目字方面了,不論怎麼樣都應說﹕「四十萬很多了!」
跟男友又說﹕「我是因為你才搭頭等機位的,平日我自己頂多坐商務位。」她又是不懂得謝,因為她以為一向是他要搭頭等位,她其實是坐經濟位都無所謂的。
男方也是問得多餘,他早已知道她送過一輛平治給前一個男友,如今她討厭得前男友要命,那末還問她這些價錢幹什麼?至於坐飛機,他從來沒告訴過她是因為她才搭頭等機位的,他可以先問問她啊。
兩個人就讓價錢煲了戀愛。我知道她是不計較金錢的,她愛他並非因為錢,只錯在讓他花錢。假如沒有送四十萬元車和坐頭機位那些事,他們兩個根本可以攜手下去,沒有問題。
他亦是撞了邪無端要她比較錢,沒事找事來不滿。我覺得他也太小器、太計較了。女的說過不大喜歡他住那一區,那麼搬家便行了,有那麼多區,他又大為惱怒,認為她看不起他。
他倆的問題是男的太會講錢,女的卻太不會講錢,一講她便不懂得講,其實她一直都很愛他。可惜嗎?只因講已經過去的錢而煲了戀愛,實在無事生事。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4月23日星期三

四期漂亮



當很多人讚你長得漂亮時,你才知道自己是少女而不是小孩子了。當有男孩子追求你的時候,那應該是成長時期了。
幾歲大的長得可愛,是樣子有趣,不需要美麗。小孩的漂亮和成年人的漂亮是不同的。青春和成熟時的漂亮也是不同的,中年後期和老年時期的漂亮亦是不同的。
十四五歲,誰都開始變樣子了,有芬芳初溢的美麗,尚未完成的美麗,女孩子更像女孩子了,不再是男女不分了。
但那難保她一生美麗,有些愈來愈引人注目,有些的美麗就停在十四五歲那程度,不再增加美麗。
到了十七八歲,不得了,女孩子變得眼睛清澈,看她的透明眼珠子可以直看到湖底似的,純清得不敢讓灰塵掉進她眼睛裏。鼻子形狀慢慢變了,有些是有氣勢的挺直,鼻樑一衝而下,有些是鼻樑開頭不那麼高,但卻像上山似的一直斜上去,有種嫵媚的尖。嘴唇有表情了,有些是含笑小嘴,有些是常常合起來淑女的嘴,有些是厚厚的熱情的嘴。笑容是沒一個相同的。嘟嘴兒、抿嘴兒、含羞的半笑嘴兒、一口爽朗開心的嘴兒,實在數不得那麼多。
二十到三十歲都算青春時期了,繼續美下去的很要命,艷麗從這時才開始,飛你一個眼神,你便融掉了。清秀的則如空谷幽蘭,輕輕瞥你一眼你便想頭萬千了。這時美女有美女的姿儀,各自別成一家了,站看她走路時的婀娜多姿,你已經出神了。
女人的美是經過時間的淘汰的,有些青春時美,到了中年卻變了普通的女人一個,那是她不照顧自己,由得自己過瘦過胖或者憔悴。有些是嫁得很福氣,什麼也不用擔心,丈夫愛惜子女服從,美不美也算了。
亦有立志美一生的女子,好,好好照顧自己的皮膚和身材便行,站在群芳中她永遠最搶眼。有些人是天生很耐老的,羡慕不了那麼多。
老年想美很容易,慈祥、有禮、格局高雅、容易與人相處,那已經很美了。何臉上還留下未入老年之前美的底子,怎會不好看?
[林燕妮 http://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4月22日星期二

記得


記得

作詞:易家揚 
作曲:林俊傑 
編曲:吳慶隆

誰還記得是誰先說 永遠的愛我 以前的一句話是我們 以後的傷口
過了太久沒人記得 當初那些溫柔 我和你手牽手說要一起 走到最後

我們都忘了 這條路走了多久 心中是清楚的 有一天 有一天都會停的
讓時間說真話 雖然我也害怕 在天黑了以後 我們都不知道 會不會有以後


我們都累了 卻沒辦法往回走 兩顆心都迷惑 怎麼說 怎麼說都沒有救
親愛的為什麼 也許你也不懂 兩個相愛的人 等著對方先說 想分開的理由

誰還記得愛情開始變化的時候 我和你的眼中看見了 不同的天空
走得太遠終於走到 分岔路的路口 是不是你和我 要有兩個 相反的夢

誰還記得是誰先說 永遠的愛我 以前的一句話是我們 以後的傷口
過了太久沒人記得 當初那些溫柔 我和你手牽手說要一起 走到最後
我和你手牽手說要一起 走到最後

我都想復活

復活節悶不堪言,什麼節目也沒有,什麼人也沒有,只是跟兒子各在房間中一秒一秒地過,兩人未必碰面。
兒子很清楚我對活下去已無興趣,他習慣了,也不理會得那麼多了,我不能怪他,總之他喜歡活下去便行了。

我們經濟上沒問題,但當你對生活沒興趣的時候,拿幾億元也沒有什麼想買的,別說濟貧,濟貧好似社交活動,有如濟了便是名流似的,其實濟不濟不需要有人知道。

兒子很需要愛,但他只有一個親人,那就是我。我再愛他他也會感到人生孤清。我的感受和他一樣,我想他也有點愛我吧,不過男孩子不懂得表達。

我多謝這世界,但我不喜歡這世界。別問我為什麼,生下來便不喜歡人在這世界上要做的一切,其實除卻理論,還不是跟頭流浪狗那般吃飯睡覺?當然我比狗還要笨,我需要很多的愛,但原來世上很少個人與個人之間的愛的。你的好友說這幾天有事,其實你一觀察形勢便知道他其實是跟另外一個人或者一些人一同去玩,不把你加入在內。

怎麼瞧不出來呢,這些事情天天都發生,所以請你不要說你是愛我的朋友。要是我自己沒有本能的生存條件,那可比一頭流浪狗還慘了,覓不到食的。

那就只能以博愛、耶穌的愛去支持自己。很好啊,耶穌是看不見的,是有愛所有世人的恩慈的,只要你愛祂,至少你會相信有一個人絕對愛你,那就是主耶穌。誰能令到祂不愛你?

我很勇敢、寬容、博愛、不怕死。我的人格竟然那麼好?不,只因為我根本不在乎死亡。老實說我對人類並沒有信心,我不覺得在這世界幾十億人之中,有一個人最愛我。我是個自小便愛得太多的小孩,一面長大一面發覺原來人並不是有很多愛的,那個小孩便不願意留在這世界上玩了。反正是一個人,有世界與沒世界有什麼分別?我想復活,但此生也許難了。

[林燕妮 http://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4月21日星期一

手足


手足 網誌日期:2011-01-01 00:00

我和弟妹們的感情很好,這種好,是各自獨立的好,而不是日夜關懷,甚麼事也互相商量,甚至是奉獻式那種好。我們各自有不同的生活圈子、不同的朋友、不同的作風和對家人不同的態度,從來不互相干預。有 朋友說:「你的弟妹真奇怪,你住到醫院裡的時候,他們也不怎麼來探你的!」這是我家的作風,誰病了都死撐著,小病當沒病,中病當小病,大病當中病,從來沒 有誰因為生病而得到過多的同情,誰不舒服,誰便自己躲起來休息,也許太不大驚小怪,不過個個都是這個性子。人形容各種事物,都是不同的,比方說是同一種 病,在某人口中會說是:「我幾乎病死了!」說得十分嚴重,有些人卻會說:「我病了一場。」老老實實,有些人認為不須要大事形容,所以只說:「我前些時候有 點不舒服。」我 們手足之情濃,但是不熱,亦十分各自為政。如果妹妹說要離婚,大弟說要討三個老婆,小弟說要跟女朋友同居,我去干預他們,他們必定會說:「去你的,干你屁 事!」我絕對贊成,根本上,我自己也是這個態度,私人的事不是整個家庭的事,私人的感情不應讓別人干預。說到學業前途,當然可以聚在一起交換一下意見;感 情的事,我一直覺得各人有各人的取捨,有手足之情並不表示有干預兄弟姊妹的私事的權利,雖然干預的出發點多半是好意,但究竟是越權而且討厭了,我沒有甚麼 話好說,我覺得一句:「願你快樂!」已經夠了。我常常覺得有些人要開家庭會議去決定妹妹應該嫁誰、弟弟應該不應該離婚,是天下間第一滑稽的事,他們的感 受,他們自己知道,家人沒有可能去代他們「快樂」或者「不快樂」。何況,這個社會不同舊時了,我才不管男朋友的家人接受不接受我,因為,干他們屁事!同 樣,弟弟也不會理會我喜歡不喜歡她的女朋友,因為,干我屁事!手足之間的關係,以心表達便夠了,如果以為關懷便等於要代別人決定前途、選擇事業和取捨愛人,那便是不明道理,管人閒事了!